客服熱線:400 893 3999
名家專欄

轉載:藏家劉益謙的理想與現實

2017-01-03 08:40:36 瀏覽: 2391 次


 

藏家劉益謙的理想與現實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馬繼東:宋元書畫是中國收藏門類的金字塔尖。除了劉益謙自己收的40多件,還借來近40件。


      “最早買的一件是什么作品已經想不起來了,這么多年,時間換空間,究竟花了多少錢,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天文數字,20多年,也就收藏了40多件,難度是可想而知的。”

      說完這番話,劉益謙掐掉手里的一支香煙,捧起青花搪瓷杯子猛灌了幾口茶。我們的對話在龍美術館上海西岸館地下一間員工辦公室里進行,簡潔的裝飾,倒是符合他時常自詡的“館長助理”身份——館長是他的太太,龍美術館共同創辦人王薇。

      “陳佩秋先生的家人今天下午會護送作品過來,只有在親自確認溫度、濕度這些細節都符合展陳條件后再交付。我能理解,畢竟宋元書畫收藏不易,每一件作品都飽含藏家心血。”此時已至下午四點,離他籌備了近三年的宋元書畫特展正式揭幕,只剩下不到一天時間,這位在資本市場上頻頻果斷出手的“定增大王”,同時也是當今國際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最活躍的中國收藏家之一,只有確認最后幾件展品順利交接才能徹底安心。他瞟了一眼手機,眼神里閃過一絲大考前的緊張。

      2.8億港元買只雞缸杯,3.5億港元買張唐卡,1.74億美元買幅莫迪利安尼——近年來在拍賣場上常有豪擲之舉的劉益謙,在藝術圈有著“任性哥”的江湖名號,在面對宋元書畫的話題時,卻表現得頗為謙卑。

 

      高山流水,文人雅士,花鳥走獸,作為中國書畫藝術的巔峰代表,宋元書畫開創的題材一直是后世書畫創作臨摹的范本。歷經千年顛沛流離,迄今存世的宋元書畫總量不過兩三千件。

      據中國重大文化工程“中國歷代繪畫大系”耗時多年對海內外百家文博機構的摸底調查,目前已出版的23冊《宋畫全集》共收錄834件,16冊《元畫全集》共收錄605件,兩者合計1439件,囊括了全球機構收藏95%以上宋元繪畫珍品。收藏實力和保存環境兩項條件均占有優勢的機構尚且如此,擁有清晰傳承紀錄的民間私人收藏宋元書畫則更為稀缺,因此,其一旦在藝術品拍賣市場里露面,自然是頂級藏家競先追捧的“尖兒貨”。

      “從近幾年拍賣市場的表現來看,就算是在經濟調整期間,屢創新高的還是古代書畫板塊,主要的原因就是太稀少,不像近現代書畫,你還可以有機會從藝術家的多件作品里面挑選精品;而古代書畫不論精品與否,如果錯過,在十年內你都可能不會再碰到。”

      劉益謙以自己半年前從香港買回的張大千作品《桃源圖》為例,“張大千的作品存世量很多,國內每一輪大拍出現的張大千都不下100件。如果我喜歡他畫的人物,我可以慢慢等,直到我喜歡的仕女出現為止。我之所以花2.7億港元買這幅《桃源圖》,僅僅是因為藝術家晚年類似的潑彩潑墨作品不常見。”

      相比之下,他對自己獲得宋徽宗趙佶《寫生珍禽圖》的過程就心生感慨,競拍時的場景依舊歷歷在目:“這組畫是2009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比利時收藏家尤倫斯夫婦送拍的,我參加了那晚的夜場拍賣,全場最激烈的一次競價正是它作為標的出現時,角逐很激烈,對手也都勢在必得,我花了差不多45分鐘才競拍成功,整個夜場一直持續到凌晨才結束。”

      當然,在劉益謙20多年私藏的40余件宋元書畫作品里,經歷曲折的并不止這一件。

      比如他于2010年秋天以3.08億競拍成功的《平安帖》,曾創下當時中國書法最貴單字紀錄,然而由于委托方是一個龐大家族,作品所有權歸屬36個人,家族矛盾導致該作品遲遲不能交割,法院采取了查封措施。“官司整整打了5年,這期間市場里的聲音很多,很多媒體說我劉益謙不付款,其實情況非常復雜。”直到去年,等到終審判決結果,他才得以順利付款、取畫。

      作為中國藝術品收藏門類的金字塔尖,宋元書畫在帶給收藏家至高精神享受的同時,也伴生著最為復雜的鑒定難題,如同一柄雙刃劍:同以王羲之《平安帖》為例,藏家本人會認為是唐代臨本,北宋臨本還是南宋臨本?

      “西方對老祖宗的東西不會輕易推翻,國內的人總喜歡各執己見。”這位上海灘資本大鱷表達了對該命題設置的不滿。“古代書畫鑒定,我自己沒有發言權,文征明比我懂,他在上面的題跋,寫明就是真跡。再者,乾隆皇帝還題了‘可亞時晴’,認為跟‘三希堂’里的王羲之作品媲美。當然,宋臨本也好,唐臨本也好,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國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在交接儀式時,要求我寫承諾,保證這件作品不能出境,這足以說明它的價值了。”

      在鑒定這一繞不開的環節,劉益謙所藏的40多件宋元書畫中,蘇軾《功甫帖》曾引發的爭議無疑是最大的,長達兩年的時間,多位專家和買家卷入其中。我問劉益謙,如今風波已平息,通過此事有何收獲?他停頓了片刻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讓更多人了解這件作品,是件好事,以后歡迎體制內的專家繼續對龍美術館的藏品提出質疑。”他相信市場實踐歷練的眼光,也相信凡事越辯越明。

      而為了籌備這場名為“敏行與迪哲”的宋元書畫特展,劉益謙特別邀請了兩位策展人:一位是新水墨藝術家郝量,劉益謙欣賞這位八零后的創作天賦,更欣賞他對于宋元書畫獨到而深刻的理解;另一位則是曾經為龍美術館成功策劃成化斗彩雞缸杯特展的謝曉冬,在劉益謙看來,熟知拍賣市場的謝曉冬是與其他宋元書畫私人藏家打交道的最佳人選。

      于是,這兩位產生了奇妙化學反應的聯合策劃人,根據劉益謙收藏的宋元書畫作品,分別從宮廷趣味、精神生活、文人交往、藝術追求四個方面來呈現宋元時期人們的精神世界和社會風貌,再根據四個展覽主題的展品空缺,結合藝術家與大眾的審美,從美國、香港、臺北、北京、上海等地華人收藏家手里借來近40件精品,包括華誼總裁王中軍以2.07億競買的曾鞏《局事帖》,晉商張小軍以9200萬購得的宋克《急就章》,上海藏家陸忠以465萬歐元從法國拍回的《唐后行從圖軸》等,令這場新中國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民間收藏宋元書畫特展最終變為現實。

      專訪結束的第二天,1028日,展覽如期舉辦,華人古代書畫收藏圈的大半壁江山匯聚在龍美術館上海西岸館,其中,臺灣頂尖收藏團體清玩雅集甚至組團來參觀,盛況可見一斑。

      蕓蕓嘉賓里,曾任臺北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的著名書畫鑒定家、80歲高齡的傅申,緊緊握住已故書畫大師謝稚柳遺孀、95歲高齡的著名女畫家陳佩秋的手,激動不已,也留下了這場宋元書畫大展最為感人的一幕。

      兩岸長者的重逢,也別樣應和了宋元書畫作品的回流之勢。


                                   ——本文轉自FT中文網





電話:400-893-3999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群力第四大道399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6006747號-3

在線客服

微信公眾平臺

官方微博

展開客服
二肖三期必开